七七财经专注金融、理财资讯分享,更有热门理财产品、股市投资指南等着你 CTRL + D 收藏吧

主页 > 股市投资 >

宁德时代涨停背后:甩比亚迪成全球销量第一,7交易日市值涨720亿

股票投资 2021-03-18 13:07:16

文|AI财经社 周晶晶

宁德时代涨停背后:甩比亚迪成全球销量第一,7交易日市值涨720亿

编|鹿鸣

宁德时代涨停背后:甩比亚迪成全球销量第一,7交易日市值涨720亿

已经将8个涨停板揽入囊中的宁德时代,开盘跌得让人猝不及防。

宁德时代涨停背后:甩比亚迪成全球销量第一,7交易日市值涨720亿

6月22日,宁德时代开盘打开涨停板,随后自由落体并在9点40分处跌停,10:03股价开始回升,截至上午收盘,报69.9元/股,跌0.91%,换手率超46%,盘中最高触及72.71元/股 ,最低63.49元/股,总市值1518.53亿 ,成功护住创业板第一股宝座。

宁德时代涨停背后:甩比亚迪成全球销量第一,7交易日市值涨720亿

对于无任何征兆的短暂性跌停,同花顺深度分析称,截至当日10:30,主动大单卖入超23万手股票,主动大单卖出5万多手,以此推测,此为主力资金期望洗出小散的把戏。

巧合的是,除了宁德时代,最近处在镁光灯下的独角兽们在开盘时也遭遇了跳水,其中药明康德开盘跌3%。工业富联开盘跌2.6%,同时沪指开盘跌0.7%,深成指跌0.75%,创业板跌0.5%。

将宁德时代开盘的跳水归因为股市行情显然不够全面,对于独角兽神话来说,逆风翻盘更符合角色逻辑。

3天前的6月19日,这个让沪指跌穿3000点的“黑色星期一”,登陆创业板的宁德时代依然维持此前的一字涨停。也是这一天,宁德时代迎来一个飞跃——市值超此前“创业板一哥”温氏股份,登顶创业板市值第一股,以发行价25.14元计算,宁德时代上市后7个交易日内,市值飙升720亿。

站上中国新能源汽车风口,并在市场、政策、技术多重催化下,这家崛起于福建宁德的民营企业,仅用7年时间,就超越比亚迪、松下、三星等国内外对手,华丽转身为全球销量第一的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并成功掀起一轮资本狂欢。

自6月11日正式登陆A股创业板、首日创造43.99%的巨大涨幅后,“宁德时代有多少个涨停板?”的话题火速席卷资本市场,“创业板第一股”的猜测和光环也随之而来。据财通证券预计,宁德时代2018年将实现50倍估值、合理股价103元、合理市值2015亿元。

早在2017年,宁德时代就透露过尽快上市的需求。

“as soon as possible”,2017年7月11日,宁德时代新能源总裁黄世霖曾用这句英文来形容“尽快”二字的含义,“2016年我们的销售量在全球排名会更进一步,所以很需要继续加大投入,我们现在有这方面的计划,希望尽快进入资本市场,越快越好。”

对于吃政策饭长大的宁德时代来说,这确实是不容错过的上市时间点。

一方面,在新能源政策红利开始缩紧的背景下,IPO能为亟需扩张产能的宁德时代募集更多粮草,另一方面,面对2017年首度下滑的扣非净利润和紧缩的现金流,更多的资金弹药显然是稳定军心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受到考验的不仅是宁德时代一家。“后补贴”时代下,起初被政策红利喂饱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面临行业大清洗大,能否筑起技术和产能护城河,成为突围关键。

“锦鲤转发求中签”

“中签 !”“恭喜!”

5月30日,202人关注的宁德时代吧里陆续有人“报喜”。这一天,宁德时代股票开始申购,名为“水瓶斗鱼”的吧友晒出自己的中签截图,截图显示,该名吧友以25.14元/股的认购价,中签500股。

公开资料显示,宁德时代本次IPO,发行价为25.14元/股,拟发行不超过2.17亿股,募集资金54.62亿元,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21.72亿股。在0.093736%极低中签率的情况下,少数中签者被认为是可以大捞一笔的幸运儿。

以“水瓶斗鱼”公布的截图数据计算,自6月11日开盘以来,4天内“水瓶斗鱼”已赚超1.15万元,“到多少可以卖?”他提问,“先捂住。”有人回答。

有了此前实现15连板的药明康德,投资者对打新独角兽倍加关注。微博上众多财经和投资圈人士也纷纷发文求中签。@荒唐的教父称:实现愿望交给锦鲤们,你只需转发+点赞,宁德时代必中签,这是目前唯一的回本方式。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上市的54只新股平均一字涨停板天数为7.2个,其中一字涨停板天数超过10个的有13家。按平均7个涨停计算,中一签宁德时代可赚近1.95万元;按10个涨停计算,中一签宁德时代可赚超3万元;以药明康德收获的15个涨停板计算,中一签宁德时代可盈利5.62万元。据传,宁德时代某中层还发朋友圈表示,“据说中签20手就可以给自己放假一年”。

对于宁德时代上市后的市场表现,各券商看法不一。中原证券、上海证券、华创证券等对其2018年仅给出20余倍估值,所预计股价在30多元,而财通证券则给予宁德时代2018年50倍估值,合理股价103元,合理市值2015亿元。

对于2000亿的估值,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AI财经社,“宁德时代算是锂电池行业做得最好的,现在又受到行业追捧,2000亿市值还是有可能的”,而对于外界对于宁德有望打破药明康德15连板记录的猜测,他认为,两个公司属于不同的行业,定价、起点也不一样,“是否实现15连板很难说”。

如今的宁德时代就像一个巨大吸盘,不仅引得诸多散户转发锦鲤求中签,也成为机构投资者们争相抢夺的香饽饽。

作为深市首只“独角兽”,在其上市前的PRE-IPO阶段,众多机构投资者们挤破门想入股,其中就包括马云创始成立的上海云峰基金。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从2016年1月开始,参与到这场资本盛宴的包括上海云峰、招银壹号、联想等约30家机构投资者,其投资成本大多为43.4791元/股。

对于认购了766万股的上海云峰来说,截至6月19日已浮盈1.14亿元,上海雪云峰成立于2010年,由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创立。此外,通过受让方式,以30元/股成本价拿到约229万股的联想来说,在聆听宁德时代7个涨停板的欢呼声时,已盈利6480万。

提前十年布局 苹果为其背书

与资本市场中充斥的热闹喧嚣不同,位于福建宁德东侨工业区的CATL大楼是另一番景象。

宁德市区向东北延展十余公里,绕过几座小山后,一个小型的卫星城就出现在眼前。

卫星城四周依山傍水,绿荫环绕,除了宁德时代的总部外几乎什么也没有。就是这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吸引着全球一线汽车厂商驻足。

故事的主角、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就出生于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岚口村,这个小村庄在宁德市区南20公里左右的凤凰山上,因一座建于1647年的天主教堂闻名周边。

曾毓群高中就读于当地最好的中学宁德一中,与他同班同学的,还有日后在宁德时代担任总裁的黄世霖。

1985年,曾毓群考上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不安分的曾毓群工作三个月就辞职南下,加入东莞新科电子厂。两年后,黄世霖也辞去宁德市的公务员工作与他在新科相聚。

在这家工厂干了十年之后,曾毓群被他的上司陈棠华、梁少康说动,投入到电池项目创业,建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ATL),并确定了聚合物软包电池方向,宁德时代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2003年,正为iPod续航发愁的苹果找到了ATL,希望后者为其定制一款能用于新一代iPod的高性能电池——既要满足特殊的形态以安置在小巧的iPod中,又要有高容量提升续航,还得保证安全。这些需求,统统正中ATL技术的下怀。成功为iPod开发出异形聚合物锂电池后,ATL拿到了苹果发来的订单——为1800万台iPod供应电池。经此一役,ATL顺利打入苹果的供应链。这层关系,也成为了ATL日后撬动更多资源与订单的有力背书。

2005年6月,日本TDK集团以1亿美元买下了ATL的100%股权。为摆脱外资名号,从2007年起,ATL董事会提出“二次创业”,这次他们把注意力拓展到了动力电池领域。

对于押注动力电池的举措,直到2010年,黄世霖依然有些不确定,此时他已回到宁德研发用于电动汽车的锂电池。“刚开始时心里很矛盾,这个东西该不该做、怎么做,需要有自己的想法。”

彼时,中国新能源汽车风口开始撩动资本风向,2010年全国试点城市从原来的15个增加至20个,上海等5个城市启动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试点。此时黄世霖意识到,新能源汽车的时代正在到来,他认为,进行动力电池研发的“刻不容缓”。

当时全外资公司被限制生产动力电池,2011年底,原ATL的动力电池事业部实现独立,并在年底注册成立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2012年,华晨宝马正在推进纯电动汽车之诺1E,他们希望可以采用国产动力电池,但市场上可供的选择并不多。有了此前苹果的背书,宝马将橄榄枝递向了宁德时代。

开门红的宁德一路高歌猛进,就在它不断开疆拓土之时,竞争对手的掉队也为它“助攻”了一把。

2014年,三元材料电池兴起,常年霸占国内销量第一的比亚迪仍高举磷酸铁锂大旗,技术上慢了半拍,相反,坚持磷酸铁锂+三元材料两条腿走路的宁德时代成为车企Pick的对象,等到2017年初比亚迪回过神时,CATL已经势不可挡,在销量上实现了反超。

踩在政策风口的大象

宁德时代崛起的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它的确踩在了政策风口之上。

2012年,国务院正式发布《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将推进电动汽车和插电混合动力汽车产业化作为重点工作。2016年9月,“发展电动汽车是国家战略”提出。

政策鼓舞下,新能源汽车销量猛增。CATL成立的2011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只有8000多辆,而到2014年上涨至7.5万辆,到2017年增加至77.7万辆。

实际上在2015年前后,国内一家大型汽车集团就曾在韩国LG、三星、天津力神和宁德时代之间进行选择,当时CATL的技术相比较日韩并不占优势,因此该集团内部几乎一边倒地倾向于LG和三星,但这家公司权衡政策等因素之下,还是选择了与宁德时代进行合作。

2017年上半年,受中韩萨德危机影响,多家中韩合资的动力电池厂商停产或项目停滞,这年5月,韩国现代汽车放弃韩国电池厂商产品,转而向宁德时代采购。

踩在技术、政策、市场风口上的宁德时代,市场份额急剧增加:自2015年起,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全球销量一举超越了老牌韩系电池企业,达到全球第三;2018年三月,科技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宁德时代已超越松下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动力电池企业。在国内市场,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瓜分了全国约44%的动力电池市场份额,其中宁德时代占据27%,较排名第二的比亚迪高出11个百分点。

这不仅是一个独角兽诞生的故事,也是一个公司与一座城的故事。公司所在的小城宁德,因此呈现十足的发展劲头。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宁德市GDP总值在福建的9个地级市中排名倒数第2,随着宁德时代的崛起,这个闽东小城已吸引上汽、厦门钨业、杉杉能源等30多个产业链相关公司落户于此,迅速成为中国锂电池行业的重镇。

而其创始人曾毓群也成为福建首富的热门候选人。

宁德时代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曾毓群和副董事长李平,其中,曾毓群持有公司控股股东瑞庭投资100%股权,间接持有公司29.23%股权,以此计算, 截至6月19日,宁德时代登顶创业板第一股,其财富值增加210.5亿元,而在6月22日上午开盘,其财富蒸发13.3亿元 。据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福建首富为拥有628.9亿元财富的达利食品许世辉家族。当宁德时代市值超2000亿元后,曾毓群的排名有望超过前者。

焦虑与危机

风光无限的宁德时代,并不像踊跃申购的股民认为的那样乐观,更谈不上能够高枕无忧。从2015年开始,其净利润逐年下滑。从1609.94%到2016年的206.43%,2017年这一数字已跌落至35.98%。

“宁德时代凭借在三元电池上的暂时技术领先,快速长成大象级企业,但它不是一头足够健壮的大象。”据《棱镜》报道,新能源物流车容大智造创始人王祖光分析了宁德时代的焦虑,目前全球各大高校化学系都在研究动力电池的化学配方,“比如,一旦电池技术出现重大性能变革,新的大象马上崛起,旧的大象可能倒下。”

这种对技术的危机感,直接投射在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上。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93%、7.27%、8.02%,累计达到29.65亿元。

尽管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技术目前并不逊色于日韩企业,但动力电池行业正处于迅速变革的时期,技术的突进不仅会改变产业的进程,更会让市场重新洗牌。

从技术发展路径来看,目前全球最接近实用的新技术是固态锂电池。包括丰田、松下、宁德时代等都在积极储备相关技术。相比国内厂商,宁德时代在新一轮的技术竞争中仍处于领先地位,但放眼全球,已经稍显落后。

2016年,宁德时代研发经理郭永胜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宁德时代正在积极布局动力电池下一代技术,在固态锂电池方面的投入研发比较多,同时也在开发固态电池的制造工艺。”

而丰田早在2010年就已经推出了续航里程可超过1000KM的固态电池。2017年8月,日本日立公司也宣布其固态电池技术已研发完成,2020年之前投放市场。

“谁先开发出来并且率先投放,就非常有可能成为第二个CATL,未来在技术洗牌中,转向慢将会非常危险。”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对媒体表示。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产能和技术是企业要牢牢守住的两大护城河。然而相比技术,让宁德更焦虑的是产能。

在宁德时代此次IPO募资中,20亿元投入到“动力及储能电池研发项目”,剩余33.52亿元用于产能扩张。其招股书也将产能不足列为“公司的竞争劣势之一”,“随着公司现有客户新能源汽车的产量不断扩大以及不断开拓新的客户,目前的生产能力远不能满足未来市场的需求。”

2018年4月,比亚迪以1.32Gwh的装机量再次超过宁德时代重新登顶。中国各大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对于自己的生产规模都十分重视,纷纷推出自己的增产计划。这是因为,动力电池企业的研发投入规模巨大,巨大的成本只有通过扩大规模才能被不断摊平。

行业疯狂的扩张,折射的是产业内部整体的焦虑。

2017年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在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同时,动力电池价格却持续走低。2017年底动力电池单体价格较2017年初下滑20%~25%。这一涨一跌使得动力电池企业2017年的毛利迅速下降,各企业希望通过规模效应打破颓势,也只有产品规模上来了,企业才能不断获得资金支持自身进一步发展。

然而,就国内整个动力电池市场来看,产能过剩早已出现,这出现了一个行业悖论。

据已知的动力电池产能规划,至2020年国内动力电池的产将增长到160Gwh左右,可供300万辆新能源汽车使用,而“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新能源汽车的目标仅为200万辆。很明显的是,在已呈白热化的的竞争关键时刻,更多企业选择持续扩产,用产能这一粗暴的方式捍卫地基不稳的王国。

对于这一行业现象,宁德时代总裁黄世霖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未来动力电池市场会形成技术能力不够的产能过剩,但技术能够达到要求的产品还是供不应求的阶段。“所以会有一个淘汰的过程,所以产能过剩是相对的。”

标签: 宁德时代股票

上一篇:基金一夜暴涨30%多!是巨额赎回了吗?

下一篇:长春经济开发区未来发展怎么样?

宁德时代股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