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财经专注金融、理财资讯分享,更有热门理财产品、股市投资指南等着你 CTRL + D 收藏吧

主页 > 股市投资 >

沃森生物的卖和不卖:都挡不住多次触及跌停,二股东刘俊辉倒戈

股票投资 2021-03-18 00:05:05

过去的几天,沃森生物再次成为公众的焦点。

沃森生物的卖和不卖:都挡不住多次触及跌停,二股东刘俊辉倒戈

事情还要从一则转让公告说起。12月4日晚间,沃森生物公告称,拟以11.4亿元转让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泽润”)32.6%股权,受让方为淄博韵泽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淄博韵泽”)等。

沃森生物的卖和不卖:都挡不住多次触及跌停,二股东刘俊辉倒戈

沃森生物的卖和不卖:都挡不住多次触及跌停,二股东刘俊辉倒戈

前:卖“快下蛋的鸡”

沃森生物的卖和不卖:都挡不住多次触及跌停,二股东刘俊辉倒戈

交易完成后,上海泽润将不再是沃森生物的控股子公司。据了解,上海泽润被认为是沃森生物未来两至三年业绩增长的关键,其主要经营研发二价“HPV疫苗”、九价“HPV疫苗”(人乳头瘤病毒疫苗)。

沃森生物的卖和不卖:都挡不住多次触及跌停,二股东刘俊辉倒戈

截至目前,国内已上市的HPV疫苗共有四款。其中,进口的有3款,分别是葛兰素史克(GSK)的二价疫苗以及默沙东的四价和九价疫苗。国产的HPV疫苗中,万泰生物(603392.SH)的馨可宁,已于2019年12月31日获批上市。

除了万泰生物的的馨可宁,上海泽润被看作是最有希望成为国产HPV疫苗第二家上市的企业。此前的2013年,沃森生物从惠生(中国)投资公司购得上海泽润40.609%股权,对其增资后获得了控制权。

2011年,上海泽润的二价HPV疫苗获得临床试验批文,并在次年进入临床1期试验。2019年3月,上海泽润又启动了九价HPV疫苗的一期临床研究。根据介绍,其位于云南玉溪的HPV疫苗生产厂房在2018年获得了药品生产许可证。

今年6月份,沃森生物曾公告称,上海泽润的二价HPV疫苗新药生产申请获得受理,将由上海泽润全资子公司玉溪泽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玉溪泽润”)进行产业化生产。

就在成果即将转化之时,沃森生物却用一纸公告,计划将“快下蛋的鸡”卖掉。据第一财经消息,在沃森生物12月5日的电话会议上,有投资者质疑,“泽润产品马上上市了,可以自己造血了,为什么要卖?”

还有投资者直言,“你们把我们这些炒股票的当傻子吗?”同时,也有投资者表示,“你们这样做事情知不知道会有因果报应?”、“能不能换一下董事长和管理层?”

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则称,已经经过了审慎考虑,对上市公司与上海泽润都是好事。“公司也还是主要股东,可以从上海泽润的产业化和销售端得到利润分享,蛋糕做大了,上市公司的持股依然能获得很好的收益。”

李云春还表示,希望能通过这样一个举措,给上海泽润打开一个独立发展的空间,并称沃森生物目前的主要精力集中在新冠疫苗的研发,与清华大学也在合作腺病毒载体,资源有限,不太能顾及上海泽润的发展。

中:监管火速关注、问询

对于沃森生物的做法,深交所及云南证监局均高度重视,并下发了关注函、问询函。其中,云南证监局要求其说明当前上海泽润股权转让、增资和债转股等交易,是否会导致公司此前签署的相关协议各方发生违约责任等。

根据公告,交易完成后,无锡新沃生物医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无锡新沃)将持有上海泽润 9.0345%的股权,而沃森生物持有后者 44.55%的份额。换句话说,沃森生物通过其间接持股4.02%。

对此,云南证监局要求沃森生物说明其投资无锡新沃履行的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情况,以及无锡新沃的投资决策机制和实际控制权归属,是否与沃森生物及主要股东、董监高人员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等。

深交所关注函则关注,引入淄博韵泽等作为上海泽润的股东是否能实现前述助力上海泽润发展的目的,是否有能力支持上海润泽的研发和生产经营,淄博韵泽、永修观由对上海泽润下一步发展的战略投入或安排的具体措施。

同时,要求沃森生物结合上海泽润 HPV、手足口病疫苗的研发进展和市场前景,说明此次交易转让控制权的合理性,以及转让股权比例的确定依据,上述交易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等。

此外,沃森生物曾于2016年3月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5.98亿元,其中用于支付上海泽润研发项目费用18035.39万元。深交所要求沃森生物说明前述募集资金投入上海泽润的方式及使用进展等。

后:信任度消耗殆尽

迫于各方面的压力,12月7日早间,沃森生物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2020 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取消审议《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议案》,撤回转让上海泽润控制权事项。

沃森生物在公告中表示,仍将推进上海泽润产品研发及产业化进程,在取得更加广泛认同的基础上,制定并推出契合公司战略及上海泽润长期发展的规划方案,保障其可持续发展。

沃森生物称,相关决议披露后,受到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并称“公司重视投资者意见,并积极与投资者进行沟通,为更广泛的听取各方意见”。同时,沃森生物还在公告中对投资者表达歉意。

但市场并未买账,沃森生物12月7日持续走跌,急转直下,盘中跌幅一度达到20%,最低报36.53元,市值蒸发约130亿元,期间多次触及跌停板。截至发稿前,沃森生物已再度跌停,报36.53元,跌幅为20.00%,总市值降至563.82亿元。

就目前来看,无论是卖还是不卖,沃森生物在市场的信任度,都已经荡然无存了。事实上,沃森生物自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以来,其创始人李云春已多次减持公司股票,减持比例接近17%。

根据沃森生物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截至2020年9月30日,李云春仅持有沃森生物3.13%股份。除了李云春,其第二大股东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从4月9日起至6月23日期间,合计减持24次,减持股份高达1028万股。

减持后,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合计持有沃森生物9048万股,占比为5.2168%。刘俊辉还表示,其个人与配偶已发布减持沃森生物股份计划,持股比例将降至5%以下。

减持沃森生物的同时,刘俊辉却在加码对沃森生物的竞争对手——康泰生物(SZ:300601)的投入。今年4月29日,康泰生物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刘俊辉将认购超3亿元的份额,占比超10%。

标签: 沃森生物股票

上一篇:万达信息预亏11亿遭监管问询:两年亏近25亿 中国人寿欲包揽20亿定增

下一篇:股票入门学习从哪些基础知识开始

沃森生物股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