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财经专注金融、理财资讯分享,更有热门理财产品、股市投资指南等着你 CTRL + D 收藏吧

主页 > 股市投资 >

美国对中国的文化入侵表现在那些方面?[美国的硬实力表现在哪些方面]

股票投资 2021-02-23 03:50:28

资料解答:

  由于字数限制,现将“近代以方对华文化侵略的历史演变”一文的第一部分,复制如下,以作答之。

              近代以来西方对华文化侵略的历史演变

  近年来,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程度的日益加深,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的文化侵略也在广度和深度上有扩展和延伸。尤其是近几年,通过互联网更有“提速” 的势头。回顾一下近代以来,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对中国文化侵略的历史演变,可以看到,今天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加紧西化、分化促其演变的一系列活动,虽与近代以来他们对中国实施的文化侵略在途径和形式上有所不同,但其总的目的是一脉相承的。这一点,很值得我们深思和警示。

                    ( 一 )

  近代以来,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对华的文化侵略是与对华政治控制、军事侵略、经济掠夺同时进行并为之服务的,因此,他们文化侵略的目的就是宣传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对华政治控制、军事侵略、经济掠夺是合理的;宣扬殖民.主义奴化思想,麻.醉中国人民的精神,摧毁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要让中囯人民接受西方资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奴役,不反抗不斗争,进而达到他们永远控制奴役中华民.族的目的。

  近代历史上,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对华文化侵略的途径和形式主要有以下两种。

  其一,在华发展传媒事业,制造对西方有利的殖民.主义奴化思想舆论,从而麻.醉中国人民的精神。

  自1840 年鸦片战争结束后,西方列强撞开了中国的大门,在领事裁判权的庇护下,为了在华发展传媒事业,更好地制造对华奴化思想舆论,他们在中囯的办报活动由华南沿海逐渐扩展到华中、华东和华北。在19 世纪 40 到 90 年代的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内,他们先后创办了近170 种中、外文报刊,约占同时期我国报刊总数的 95 %,其中大部分是以教会或传教士个人的名义创办的。

  西方列强之所以将发展在华传媒事业作为文化侵略的途径,是基于他们认为只要控制住在中国出版的“主要的报纸”和“主要的杂志”,“我们就控制了这个国家的头和背脊骨”(李提摩太:《给英驻上海领事白利兰的信》)。他们认为要毒化、奴化中国人民的思想,办医院、办学校、办教堂固然重要,但是收效仍嫌太慢。“我们还有一个办法,一个更迅速的办法,这就是出版书报的办法”(玛·布朗宜:《没有更迅速的道路》)。因为,“别的方法可以使成千的人改变头脑,而文字宣传则可以使成百万的人改变头脑”(李提摩太:《给英驻上海领事白利兰的信》)。因此他们很重视书报出版工作,尤其重视报刊的出版工作。他们在办报上投入了很大的力量。1860 年外国教会和外籍传教士在中国出版的报刊达到 32 家,比鸦片战争以前增加了一倍。1⑧90 年发展到 76 家,比1860 年又增加了一倍。这些报刊和同时期以教会名义编印出版的一千多种中文书籍,形成了西方资本帝国主义毒化和奴化中国人民思想的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这一时期外国教会和传教士在中国创办的中文报刊主要有:

  《遐迩贯珍》、《六.合丛谈》、《中外新报》、《香港新闻》、《中外杂志》、《中外新闻七日录》、《教会新报》、《中国读者》、《中西闻见录》、《益闻录》(后改名《格致益闻汇报》)、《圣教杂志》、《圣心报》、《学塾月报》、《新学月报》、《通问报》等。

  这些刊物的主编人都是随着西方资本帝国主义的军旗闯进中国,在不平等条约的庇护下进行文化侵略活动的外国传教士。如:麦都思、林乐知、李提摩太、艾约瑟、丁韪良、慕维廉、傅兰雅、奚理尔、理雅格、李佳白、玛高温等。这些刊物虽然由教会和传教士主办,但它们并不那么热衷于“阐发基督教义”。有些刊物象《遐迩贯珍》、《中西闻见录》等,则几乎完全以“各国近事”,商业消息和一般的新闻评论为主,很少刊载宗教材料。尤其是《教会新报》,从一份本该专言基督教教会内容的刊物,却最后发展成为一份以刊载时事性政治材料为主的刊物。它的后期的英文报名“The Review of the Times”(时代评论报)恰当地反映了它的这一变化。这一情况充分说明,西方传教士披着宗教外衣在华创办的报刊正是西方对华文化侵略的重要途径。

  这些刊物首先致力的,是用文字来消除中国人民对西方侵略者的仇恨。他们大念“和平经”,重弹 “天下不啻一家,万.民皆如同胞”之类的老调;宣扬他们这些人“越七万余里航海东来”,其目的只不过是“与中国敦和好之谊”;他们的“传教”,是“替天行道”;他们的“通商”,是“以有余补不足,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因此,只要中国人民放弃抵抗,“不尚武功”,去掉他们所说的那种“仇敌之根性”,就可以“盛享”他们所描绘的那种“中外和平之幸福”。说穿了,就是要中国人民认敌为友,束手就擒,听凭他们宰割,不要有任何的反抗。

  这些刊物在中国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蓬勃开展,帝国主义者和中华民.族的矛盾日趋尖锐的情况下,有时也自行掀掉伪装,不顾一切地赤.裸裸地进行反.华叫嚣。它们恶狠狠地反咬中国人民对他们“不以为德,反以为仇;恫吓中国人民“不宜拘守疆域,自隘其爱人之量”;把参加反洋教斗争的人民群众一律诬诋为“愚.民”和“乱.民”。出于对充当帝国主义走狗媚外残民的清朝政.府的支持,它们对国内一切足以动摇封.建统.治基础的革命斗争,都极端仇恨。他们攻击太平天国的革命队伍是“发逆”、“贼党”、“红头贼”。诬蔑参加反清起.义的农民武装是“奸人”、“莠民”。咒骂领导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孙中山是“孙汶”、“孙逆”;说他“鼓煽狂言”,“目光如豆”;叫嚷一经“拘获”,就应“明正典刑”。充分暴露了它们的盗憎主人的丑恶心理。

  西方资本一帝国主义为了更好地加强组织管理在华的文化侵略活动,他们于1887年在上海创立了一个规模宏大的社团“广学会”。在以后的半个世纪的时间内,广学会成为西方资本一帝国主义在宗教的掩护下对中国人民进行文化侵略的一个重要机构。广学会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参加广学会工作的传教士分隶于英、美、加拿大等国的不同教派的不同差会。它的董事会的董事除传教士外,还有英、美两国驻华的职业外交官、上海租界工部局的官员和在华的外籍知名人士。充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职务达四十九年之久的英国人赫德,是它的第一任会长。曾任英国派驻埃.及的总督、富有殖民地统.治经验的克罗梅爵士,充当过它的顾问。仅此即可以看出广学会的殖民.主义性质。广学会以“输入最近知识,振起国民精神,广布基督恩纶”为幌子,在不到四十年的时间内先后编译出版了累计达 369,377,530 页,包括神道、哲理、法律、政治、教育、实业、天文、地理、博物、理化等十几个方面的两千多种书籍和《成童画报》、《万国公报》、《中西教会报》、《大同报》、《女铎》、《福幼报》、《明灯》、《道声》、《女星》、《平民家庭》、《民星》等十几种中文报刊。把“开放” “中国人的头脑”的工作,纳入他们的轨道,进行了广泛的欺骗、愚弄和奴化毒害中国人民的宣传。

  广学会的主要机关报是《万国公报》。它先后出版近四十年,累计近1000 期,是外国传教士所办的中文报刊中历史最长,发行最广、影响最大的一家。参加编辑和撰稿的都是当时知名的外国传教士,林乐知、慕维廉、韦廉臣、李提摩太、丁韪良、狄考文、艾约瑟、潘慎文、花之安等。《万国公报》名义上是一个教会报纸,但是有关教会的新闻和阐明教义的文章却不多见。刊物上大量刊载的是评论中国时局的政论和介绍西方国家情况的文章,是一个综合性的时事刊物。

  《万国公报》的文章,极力为帝国主义侵略罪行作辩护。它极力称道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帮助,吹嘘教会慈善事业对中国人民的“造福”,威胁中国人民必须老老实实、心悦诚服地接受他们的奴役和统.治。尤其是那些美化帝国主义的史论文章,在中国的知识分子当中散布了崇外、媚外、惧外的思想,引导他们按照帝国主义的蓝图来“改造”中国,加深中国的殖民地化。在戊戌变法时期,《万国公报》则主张一切变法新政都必须在他们这伙“西士”的指挥下来搞,上自皇帝的顾问,下至各部的总管,外交、内政的大员,和筹款、筑路、办学等事的督办,以至于拟议中的国家日报的主编,都必须由“西人”来担当。中国人不但应该把实行变法的大权拱手.交给他们这伙“西人”,而且还“不得存域畛之见”,可见他们在思想和精神上麻痹、奴化中国人民的文化侵略,其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完全控制和奴役中华民.族。

  象林乐知、李提摩太这样披着学者、出版家、教育家、慈善家的华丽外衣的传教士,在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对华文化侵略的活动中是扮演着重要角色的“重量级人物”。也由于这些传教士在对华文化侵略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他们也都得到了本国帝国主义政.府的褒奖。英国代.理上海总领事白利兰曾经亲昵地称呼李提摩太为他们的“阴谋家”美国政.府也赞誉林乐知是为他们“播种中国的人”。林乐知回国休假时,还曾经受到当时的美国总统在白宫的特别接见。这都说明了他们在中国的这几十年间(林乐知在华 46 年,李提摩太在华 45 年),确实为帝国主义的对华文化侵略活动立下了特殊的功劳。

  其二,通过教会在中国办学,直接培养亲西方的“精英人士”, 西方资本帝国主义企图使文化侵略在意识形态层面更有效地影响中国,以便达到掌控中国政治、外交、思想文化教育等各领域的目的。

  传教士刚进入中国的时候,采取的是大规模的向下层群众传教的策略,可是收效甚微。他们逐渐意识到:在封.建社会的中国,“士大夫们充斥在帝国各地而且受到高度的尊敬,事实上他们乃是这个帝国真正的灵魂,并实际地统.治着中国。这就很明显,如果我们要影响整个中国,就必须从他们下手;只有当我们愈是博得士大夫的尊敬,我们在中国的事业才愈能顺利进行。”[1] “我们的目的——尤其是基督教大学的目的,是要培养一种特殊的人才。此种人才,不独要有专门学识和训练,对于改造国家的影响,可因少数坚决的领袖而转移,影响到该地区人民以后的历史。”[2] 美国传教士狄考文说“西方文明与进步的潮流正向中国涌来,这股不可抗拒的潮流将遍及全国。许多中国人都在探素,渴望学习使西方如此强大的科学。”在这一形势下,“传教士要努力培养在中国这场……变革中起带头作用的人才”。[3] 美国新教圣公会全国委员会曾议订了一个所谓《设在中国之教会学校标准》,其中提出的基本原则是:教会学校是作为基督教信仰的客观标志,以传播福音手段而建立起来的。学校当局和作为教会代表的主教,必须尽一切努力建立和促进学校的宗教特点。倘若基督教学校能产生出持有基督人生哲学和道德裁判力的领袖人才,倘若他们能参与指导中国文化和国家生活进步的方向,而且能有实力令这种进步得以实现,这便是基督教教育永久特殊贡献。[4] 要实现这样“伟大”的目的就必须依靠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基于这种认识西方资本帝国主义更加强调培养能控制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骨干力量。因此,高等教育作为对中国社会(尤其是对士大夫们)精神渗透的手段必然也就越来越受到他们的重视。从这些教会大学创办人的讲话可以清楚地了解到教会大学的办学方针是要在改变中国人的信仰让中国人接受基督教的同时,传播西方文化和西方价值观并培养一大批精通西学且完全接受了西方价值观的“精英”知识分子,从而通过他们来更有效地实现西方资本帝国主义控制奴役中华民.族的目的。

  依仗不平等条约中各种特.权和帝国主义的枪炮军事威胁与割地赔款的政治、经济危机的压迫,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各国教会在近代中国建立起了教会大学的基本框架。从1882 年美国长老会在山东将登州文会馆正式升为学院开始,到 20 世纪 20 年代末,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各国教会在中国办教会大学进入高速发展时期。有资料证明,这一时期外国人在中国开办的学校的学生数占整个中国在校学生的 32 %,其中高等教育竟达 80 %。1919 年又成立了“中华基督教大学.联合会”,包括了燕京、齐鲁、金陵、东吴、圣.约.翰、之江、协和、岭南、雅礼、文华等14 校,学生共 2017 人,常年经费共1222000 银元。此时的中国国立大学为 5 所。即北京大学、东南大学、北洋大学、山西大学、上海商科大学常年经费为 1492223 银元。[5] 可见,在经济实力上,教会大学已经基本可与当时的国立大学相抗衡。在这些教会大学中,绝大多数是由美国的基督教差会开办的,其中包括美以美会、长老会、公理会、浸礼会和圣公会等。这也是近代中国教会大学发展的特点之一。

  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在华办学活动中,教会大学作为文化侵略的主阵地之一,其核心目的是掩盖西方侵略,欺骗中国人民,奴化中国人的思想意识,培养控制中国发展的所谓精神领袖。美国退还庚子赔款时,伊利诺大学校长詹姆士曾致函罗斯福总统说“哪个国家能在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的事上成功,哪个国家就会付出一定的努力,而在道德、知识和商业的影响上取回最大可能之收获。如果美国在十五年前就做到把中国学生之潮流引到美国来,并使这个潮流不断壮大,那么,我们今天就一定能够通过从知识和精神上支配中国的领袖们,来对中国的发展进行一种最令人满意的又最为巧妙的控制。”[6] 1907 年在华传教士大会报告中,传教士分析了基督教会可以将所培植的人物输送到中国政.府各部门。他们认为,必须在那必将到来的更大的机会来到前,就做好准备;现在就应该训练我们之青年人,使他们将来在担任政.府职务时能够胜任。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随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向帝国主义过渡,他们对华的侵略也具有了新的历史特点。一是在经济上对华以资本输出取代商品输出,二是展开了划分势力范围的角逐。为适应这种经济政治侵略的需要,对中国的精神文化侵略也要求深化。为此教会大学便成为其渗透西方文化,奴化中国人的思想意识最有效的手段。他们毫不隐晦地说“传教士们是值得我们援助和支持的。如果我们让他们失掉支持,我们国家的名誉将要受到损害。毫无疑问,他们一走,我们的商业,就会遭到极大的损失,我们之外交就会失掉支柱。”[7] 解放前夕,协和医学院美国校长顾林写信给国民党政.府卫生部的美国顾问兰安生说:“用一百万美元来支持个教会大学,比用两百万美元帮助蒋介石维持军队更有用。军队会叛变,至于由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则更为驯服可靠,忠诚不变。”[8] 由此可见,西方国家支持教会大学是有其特殊的目的和作用,绝不止于办教育本身,也不仅仅是帮助教会传播基督教思想,而是有其更深远的政治目的。这一点,在1908 年《日本外交时报》刊载的《论各国以国际竞争争夺中国教育权》一文中都明确指出了:美之奖励中国青年,意亦甚殷,派遣学者赴华,传授教育,其精神活泼,能使人知其宗旨为情爱主义之宗教,而不知其为政治之竞争。

  在教会大学里,传教士们把西方资本帝国主义的对华侵略行径神圣化。由于中国人民对西方侵略者的野蛮、残.暴行径深恶痛绝并屡次掀起反帝爱国运动性,因此基督教的一项使命就是为野蛮的侵略掩饰,把他们的侵略和掠夺美化为上帝委托的一项道德使命。例如,美国的基督清教徒自封为上帝的选民,受上帝派遣建立美国,为落后和劣等民.族及整个世界树立一个典范。他们坚信用基督教文明征服落后文明是上帝赋予他们的神圣使命。基督教领袖阿伯特曾为美国在华的侵略扩张辩护说,有人认为我们无权进入未开化民.族的土地,并且干涉他们的生活;也有人认为他们已经习惯了那种野蛮的生活,并且有权保持他们现有的生活方式。我不承认一个野蛮的民.族在当今世界上有保留自己领地的权利,我愿意重申我的观点,野蛮不能享受被文明尊重的权利,文明人虽然应该尊重野蛮人很多权利,但对他们保持野蛮生活的权利,则没有尊重的必要。用基督教使命意识把对华政治、经济、军事的侵略扩张美化说成是上帝使命的一部分,使其神圣化,这是近代中国教会大学对中国学生进行巧妙欺骗的惯用说法。

  所以,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像西方对中国发生影响的许多事例一样,教会大学的建立是出于西方人的需要,而不是中国人的需要。”[9] 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在中国办教会大学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培养听命于他们的“领袖人物”,以文化侵略的方式,追求着政治目的和经济利益,使西方可以自.由地扩展他们在华的政治、经济、文化影响。这一活动构成了近代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另一个侧面。教会学校在办学过程中,始终将 “使学生成为社会上和教会有势力的人物,成为一般人民的教师和其他领袖人物。”[10] 作为他们的头等大事,极力为西方侵略中国辩护,诬蔑中国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并肆无忌惮地宣扬帝国主义入侵有理,种族优劣论,西人高贵,培养学生.殖民心理。奴化学生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工具,这对近代中国社会尤其是一些知识分子产生了很深地消极影响。

                    ( 二 )

  ……

  (参考资料来源于大学网,全文约16000字,作者:郑言雨)

  

  (注:“xyzjzycyb”在“百度”刊登的所有内容,欢迎广大网友共享使用!)

表现在80,90的脑海里,只要带“洋”的就是好东西,他们就去模仿或去购买。

标签: 福特基金

上一篇:世界上最顶尖的八位投资大师

下一篇: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怎么样?

福特基金相关推荐